落秋中文网 > 玄幻小说 > 魔王交换系统 > 第五章 异变
    “不,你还年轻,天赋也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好的,只要假以时日,一定能够名扬四海,威震大陆。”白朽对叶寒的评价很高。

    “那些事以后再说吧,你给我的浮生决我已经完全掌握了,还有没有其他的功法?”

    白朽看着叶寒,眼神很是古怪,一是惊讶叶寒的天赋实在太可怕,一是觉得他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你还小,不知道生命的可贵。这儿是我宿命的终结,不是你的,你给我走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叶寒走到白朽身边,矮了一个头却也没有一丝畏惧,直视着白朽问道:“呵!老家伙怕不是平日里牛皮吹大了,现在拿不出功法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白朽气得脸通红,自己这儿没山没水没权没女人,可是功法要多少有多少,地底下的三万将士可是留下了五百本功法。

    “这些你拿去!不够我这还有!”白朽挥袖,一下子飞出三本功法出来。

    叶寒接住,系统声响起。

    【获得功法——灸魔塔】

    【获得功法——焚炎】

    【获得功法——风灵幽体】

    白朽红着脸拿起扫把扫墓去了,临走前不忘说道:“这三本难度比浮生决要大上数倍,即使你天赋再强,没有十五年也连不完一本!”

    说完便走了。

    “十五年吗?”叶寒将手里的功法抛起接住,撇撇嘴,又走进了小屋里。

    【功法:灸魔塔】

    【是否消耗六个月寿命学习浮生决?】

    “是!三个都学!”

    【获取信息......】

    一阵久违的头疼后。

    【信息获取成功,已学会功法:灸魔塔。

    评分:D-

    熟练度:零

    功法介绍:防御型功法,熟练度30%时获得技能“灸魔护体”(召唤一只灸魔),熟练度提升至60%时升级为召唤十只灸魔,熟练度提升至100%神级为灸魔塔(百只灸魔)。】

    【获取信息......】

    【信息获取成功,已学会功法:焚炎

    评分:D-

    熟练度:零

    功法介绍:火王陆狂的传世绝技,以火吞火,遇火更强,被称为火系功法的克星。】

    【获取信息......】

    【信息获取成功,已学会功法:风灵幽体

    评分:D-

    熟练度:零

    功法介绍:以自然的力量灌注全身,清心肺,怡神志,练成后身体轻盈,静可融入环境,动可迅捷如风。

    注意,当前修炼条件不足,不建议修炼。】

    “修炼条件不足?什么意思?”叶寒记得一些特殊功法需要在特殊的地方修炼,难道这风灵幽体就是其中之一?

    将三本功法装入怀里,叶寒并没有急着回到屋里修炼,而是朝着白朽离开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一排排坟包,白朽此时正孤单地跪在一座大墓前神伤。

    “二皇子,我们,还是败了呀。”白朽的抹了抹眼泪,可是抹不去心中的伤痛。

    “一百年了,我们龙旗军三万将士的鲜血换来了什么!口水,咒骂,还有卑鄙者的嘲笑。

    一百年了,我们还是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年前发生了什么?”叶寒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的事小孩别管!”白朽看向叶寒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呆了四年了,马上到第五年了,活到现在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这渡过的,问问不可以吗。”叶寒坚持到。

    白朽看了看身旁简陋的大墓,谁能想到这普通的墓下埋葬着一位皇子呢!白朽想要和面前的少年倾述自己数十年的苦闷,想要把曾经的黑暗统统揭开,可是最终却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叶寒,这事已经过去了,你不必听我这老头倒半辈子的苦水,你有自己的路要走。”白朽起身摸了摸叶寒的头,又拿起扫帚扫地。

    四年里,白朽和叶寒说了天南地北许多事,却唯独有一些事从来不说。

    那就是关于这座陵墓的任何事。

    叶寒只从白朽刚刚的只言片语里了解到,周围的一座座坟包里埋的全是士兵们的枯骨,白伯曾经跟随过一个皇子。

    周围千里只有白伯一人,白伯不说,叶寒连个问的人都没有,在这次事件之后叶寒依旧刻苦修炼,而白伯则变得慈祥大度了许多,这让叶寒感到一丝不祥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年多,叶寒十六岁生日了,按道理叶寒是没有生日的,可是白伯给他定了个日子——入秋后的第三天。

    在来到这个世界的六年里,叶寒已经从一个矮小瘦弱的小孩长成一个身材匀称的少年了,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,外貌看上去可能要更显年轻,六年的平静生活也洗去了他身上的一些过往。

    屋子里白朽为叶寒准备了一份比往年更加丰盛的大餐,叶寒很开心,可是心里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。

    然后灾难就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天天气一直不好,天空很阴沉,大雨在黑雾里隐忍不发,雷电闪烁低吼,云车的声音从很远处传来,踢踢踏踏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白朽!”

    是一年前那个女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白朽示意叶寒在屋里呆着,推开门后看见十余辆天马拉着云车排列开来,马头喘着粗气,云车里站着的士兵神情严肃,女人站在最前面,手里挥着长鞭。

    “新皇有令!今日起,龙旗军判为叛国军,龙旗军里的士兵将士都是叛徒,你,还有二皇子,都是叛军首领,你可认罪!”

    白朽捏紧双拳浑身剧烈颤抖着,闭着眼快要把老牙咬破。

    “你认不认罪!!!”

    “霹咔!!!”

    雷声大作。

    “我白朽,认罪!”白朽从牙缝里吐出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好!罪将认罪,来人!去把他押上来!”

    “可恶!”叶寒看见士兵前来羁押白朽,冲动地想要冲出屋外,可是白朽早有准备——地上伸出数条铁链绑住叶寒,将他封在原地。

    从窗户里叶寒依然能看见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白朽在被士兵拉上囚车后,女人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听说龙旗军是当年的皇家第一禁军,最精锐的存在,所以这一座座坟包下面,是不是也埋藏了当年的那些装备?”

    女人的话让白朽感到彻骨的寒意,失声喊道:“你不会是要.....”

    “给我挖!这些都是皇家的东西,皇家理应收回!”女子挥手,立即有士兵跳下云车,一剑劈开坟包,露出里面的枯骨。

    女人没有说出,这些士兵身上的战衣兵器确实不是凡品。

    “不!!!!!”

    白朽挣扎着,却被四面八方的法术舒服得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不要伤到他,他是龙旗军最后一人,新皇可是要在他身上做大文章的。”女子怜悯地看着白朽,冷笑。